苗栗县新闻出版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时尚新闻 >

梁山两大间谍戴宗和燕青的能力比较?_人文频道_东方资

发布日期:2020-07-31 01:0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看过《水浒传》的人都知道,梁山泊队伍中,第一大间谍头子就是神行太保戴宗。他是老大宋江最仰仗的亲信。而另一个情报收集高手,是坐第二把交椅的卢俊义的亲信燕青。

梁山好汉排座次中,戴宗排名在三十六天罡中第二十名,不仅排在黑旋风李逵之前,也排在最早参加革命、和晁天王一起智取生辰纲的刘唐和阮氏三兄弟之前。在业务分工中,充当了“总探声息头领”,带领另四名有刺探情报天赋的乐和、时迁、段景住、白胜,专司情报收集工作。

从古至今,任何一个军事集团的存在,都离不开情报,情报工作的作用无论如何估计都不过分,血雨腥风的征伐之间,总是伴随着重重的谍影。因此,负责情报工作的多是非常能干与忠诚的,如千年后戴宗的另一个同宗,老蒋手下的“军统头子”戴笠。

而戴宗,除了会“插着两个纸马”,能日行一千里的神行术,还有一些察言观色的小聪明,符合打探情报的基本要求外,在《水浒传》一百单八将里面,他并不是最佳间谍头子的人选。我们可以在江州宋江题写反诗后,从他的作为中看出他在做间谍方面的缺陷。

蔡九让戴宗传信给自己的老爸--当朝太师蔡京,请示如何处理宋江。在梁山专门坐探情报的朱贵酒店休息时,被朱贵用放了麻药的酒菜轻轻松松地放倒,随即搜出他携带的蔡九家信和奉送给父亲的礼物--这就是后来总司梁山情报工作的戴院长初出江湖的“处女秀”,演得如此窝囊。这样的低级错误恐怕连时迁、乐和都不会犯,武松在十字坡酒店都那样机警。

在萧让、金大坚伪造蔡京的回信和印鉴被黄文炳识破后,蔡九将戴宗唤来盘问:“我正连日事忙,未曾问得你个仔细。你前日与我去京师,那座门入去?”“我家府里门前,谁接着你?留你在那里歇?”“你见我府里那个门子,却是多少年纪?或是黑瘦也白净肥胖?长大也是矮小?有须的也是无须的?”

戴宗的回答破绽百出:“小人到东京时,那日天色晚了,不知唤做甚么门。”“小人到府前寻见一个门子,接了书入去。少刻,门子出来,交收了信笼,着小人自去寻客店歇了。次日早五更去府门前伺候时,只见那门子回书出来。小人怕误了日期,那里敢再问备细。”“小人到府里时,天色黑了,次早回时,又是五更时候,天色昏暗。不十分看得仔细,只觉不恁么长,中等身材,敢是有些髭须。”这番谎言,不要说让在蔡府中长大的知府容易识破,就是在和蔡府没有多少瓜葛的人面前,也经不起推敲。

作为一个小吏,戴宗在市井人物中,算得上言语乖觉、办事利落。可这位能哄骗一般人物、能敲诈罪犯财物的戴院长,却对都城一无所知,太不应该。东京作为巍巍帝都,有哪几个门,从江州去应该从哪座城门进去,这是打探情报者必须具备的常识,就算戴宗因为事情急迫带着假书信来见蔡九,也应该从其他渠道了解京城和蔡府的大概情况。戴宗连这个准备工作都没能做,可见并不是个办大事的人。撒谎时更见得他见识浅陋,如井底之蛙。他把赫赫相府描绘成一个门可罗雀的寒儒的住宅:到府前需“寻”一个门子,这说明蔡府门前冷落鞍马稀,两次接触的都是同一个门子,蔡府的排场还不如一个知府;公子派人来送书,并非一般官员来送礼,就简单地接了书信礼物,让公子的手下自己去找旅馆,于常规不合。要知道当时蔡京权势熏天,前来走门子的各地官员多如牛毛,相府办事的家人不但人数众多,而且分工细致、等级森严。稍有头脑的人都会想到,而这位戴院长却将京城相府当成江州的土财主家。


Power by DedeCms